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影像新闻更多>>

学员论坛

一把没有带回的伞

文章来源: 作者:周杰  发布时间:2015-10-08

 从南京火车站出来的时候,天空中已积满了厚厚的云,雨正淅淅沥沥地落下。好在前来接站的车停得不算远,我们一行人拖着行李箱,三步并做两步地钻进了面包车。
    车在南京城里转着,要把我们送到鼓楼附近预订的宾馆。晚上七点多钟的样子,街上华灯初放,行人步履匆匆,车辆停停走走。暮色中的都城也是喧闹的,多彩而炫目。
   从上海那边一路赶来,把旅程的落脚点放在南京,也是我的着意安排。对南京,心向往之久矣,对这座金陵古城有着太多难以言表的情愫。但一直以来我并没有刻意去寻求机会,这就像两个人的结识,靠的是机缘。
    就像在今天,这份机缘就逢上了。行进在南京的街头,如同遇到久违的朋友,既恍惚,又真实。
   莫愁湖、阅江楼、雨花台、总统府……这些头脑中闪现的字眼如雨雾里的灯盏,朦胧而又明亮。置身于此,心中涌起按捺不住的兴奋。
   办理完入住手续,简单地用过晚饭,同行的其他人已显疲态,急着回房休息。但我是毫无倦意的——第一次来到这里,我要趁着这难得的清凉夜,去拜会那早已印在心底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,去领略朱自清、俞平伯当年笔下所描绘的景致。
    独自一人出了街口,想找一辆空载的出租车。我站在路边观望了一会儿,竟没有车的影子。
这时,在路边的拐角处,一辆敞着篷子的电动人力车出现在我的眼前。车夫穿着很简单,披着雨布,六十岁上下,挺憨厚的样子。他坐在座子上,手扶着车把,佝偻着的身后是红色的车厢,整个样子像一只站立的火鸟。也好,在这夜色中,乘着它细细观赏一下六朝古都的素颜亦是一桩乐事。
    简单地和车夫议好价,我坐上后排的座位。车夫麻利地遮上篷布,掉转车头,向着他所熟悉的路线行进开来。这时,雨渐渐地大了起来,给这城市增添了一种肃穆的美。雨帘下,灯火闪烁的店铺,斑驳陆离的城墙,影影绰绰的树木,犹如舞台上的一幕幕场景展现在眼前,湿漉漉,模糊糊,让人不愿过多地去分辨。
    没多长时间,车子停下来。“到了!”车夫回转头,简单的两个字。我抬头望去,“夫子庙”几个字映在眼前。下了车,我掏出钱付他车费。一瞥,雨水正顺着他黝黑而瘦削的脸颊流淌。他用胳膊抹了一下脸,看着站在雨中的我,问道:“你没带伞?”“哦,没有,我到前面去买!”“这么晚了,不好买的!车上有一把,拿去用吧。”他坐在车上,没有下来,只是用手指了指后面那排座位——豆大的雨点,急促地落在我的头上、肩上,眼镜已经模糊不清——看他很诚意的样子,我想,那就用他的伞吧——况且看他的情形,那伞也不知会破败成啥样——我俯下身,在座位下摸索,掏出一把湿淋淋的、尺多长的折叠伞。那车夫没有说话,车子已动了起来,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茫茫的雨夜中。
    我撑开伞,“嘭”的一下,那伞像孔雀开屏一般,很优美地绽放开,雨点落在上面,叮叮咚咚作响,仿佛有了生命一样。格子布,细伞骨,圆手柄,掂量一下,竟很棒实。透过街灯细瞧,整个雨伞竟没有一处破损,八九成新的样子。撑着它,心里有着一种很踏实的感觉。
    雨中漫步,夫子庙步行街的店铺多已打烊,游人稀少。秦淮河边灯影晃动,但夜已深,没有了桨声,唯有纷纷落下的雨滴敲打在河面溅起朵朵水花。
来南京的这第一个夜晚,是宁静的,也是祥和的。
     第二天,我们在南京市内游览了一天。中山陵、遇难同胞纪念馆、南京长江大桥……这些场馆给我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。这一天的行程,雨竟没有停过。有了那把伞的遮护,我免受了雨水的侵袭。但心里竟有些不踏实——那伞是车夫自己留用的吧?他把伞送给了我,自己该如何应对这滂沱大雨呢?心,不安起来……
    次日,我们安排返程事项。有半天的自行活动时间,我去了住处附近的玄武湖。依旧是大雨如注。在玄武门内的一处刻字石前,一对热情的中年夫妇帮我拍了几张照片。那妻子给撑着伞,丈夫很认真地给我拍摄。在雨中,为了请过路的人帮我拍张照片,我耐心地等候了一段时间。这对夫妇走过来时,我听到丈夫对妻子说:“看样子他是外地游客,这么大的雨还能来这儿真不容易,我来给他照吧! ”——在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,他拍下的那张照片正清晰而真实地呈现在电脑屏幕上——苍古的巨石、青翠的草木、刚劲的石刻,它们错落有致地铺展在画面上。我,撑着那把蓝格子雨伞,面庞上露出真诚的微笑。那伞的顶面,泛起银白色的光,像一面明亮的镜子,与周遭的景致交相辉映着……
    走出玄武湖公园,外面的电子屏上显示着当天的天气预报:6月28日,暴雨,局部大暴雨。后来我才知道,在南京逗留的这几日,是江南今年进入梅雨季节后雨下的最大的几天——降雨量已刷新原有的历史记录。
    在登上去南京禄口机场的大巴前,雨已稍停。站在路边,我看到一位推着自行车的中年人走过来——他不是那位车夫,也不是给我拍照的夫妇,但又觉得像——我把叠得很利整的雨伞送给了他。我跟他说:“这把伞是南京人送给我的,今天我要离开了,就把它留在南京吧!”
    那把蓝格子雨伞,我没有将它带回北方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15.08)

周  杰  辽宁省委党校2013级在职研究生班学员。1970年生于辽宁东港,辽宁省作协会员、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、东港市作协副主席,辽宁文学院首届县区作协主席研修班学员,现供职于东港市乡镇政府。在闲暇时写些短文,是自己内心情感的真实表达。甘苦自知,乐此不疲——自信写作是对生活的另一种热爱。
联系方式:移 动/13942551877 办 公/0415-7784777 信 箱/lndgzj@163.com
地 址/辽宁省东港市黑沟镇向阳街99号   邮 编/118316


相关链接

中共辽宁省委党校版权所有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五里河街18号邮编:110004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学员交流|职工交流

管理维护: 中共辽宁省委党校信息管理中心邮箱: webmaster@lndx.gov.cn

备案号 辽ICP备06021025号公安机关备案号 21010202000103技术支持:合众连城